tiger严肃脸

今天也是科学的一天呢~

【科学组】所爱之人

CP:科学组铁绿,算是强强?有盾冬

时间线接队3之后

托尼全篇几乎没出现,全篇基本是布鲁斯和队长的对峙

预警:队长和布鲁斯都有一点黑化。末尾有点车


---------------------------------------------


会客厅里的两人相对而坐,气氛冷到了极点。马克杯有些烫手,烫得人汗毛倒立。


“我很抱歉,博士。”史蒂夫开口打破了沉默。


“你是美国队长,你应该明白,道歉根本是没有用的吧。”布鲁斯冷哼了一声。


史蒂夫没想到一向好脾气的博士会有这样的开场。

“当时我们都有些失控了,但是我必须阻止他,而且,托尼也不会想杀* 人的。”


“别叫他托尼,从你骗了他开始,你已经没有资格叫他托尼了。”


“我……”


布鲁斯把手中的杯子放在桌子上,目光却没有对准史蒂夫。

“不管是谁去追你的朋友,你都会不顾一切地保护他吧,不论那个人是不是托尼。你知道你的朋友被九头蛇控制了很多年,结了不少仇家。你从来都不是为了什么‘让托尼不要成为杀*人*犯’。你自始至终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保护巴恩斯而已。”


“很久以前,一直是巴基在保护我。当我以为有能力保护他,我们能结束战争一起回到家乡的时候,我却没有保护好他。不是所有人都能有第二次机会来挽回一切,可是我爱他,我不能再失去他了。”史蒂夫的声音有些哽咽。


布鲁斯的表情因为这句话而变得柔软了一些,但他的目光依旧冰冷,“是的,我明白你珍惜着一切,你爱他,可是你对我爱的人做了什么?”


史蒂夫抬头愣愣地望着他,“我以为,你和娜塔莎……”


布鲁斯嘲讽地哼了一声,史蒂夫甚至在恍惚间觉得对面这张脸和托尼的脸重叠了起来。

“队长,你以为的太多了,你以为你已经八九十岁了,实际上你只活了三十多年而已。你二十多岁就成了一呼百应的美国队长,我甚至怀疑他们把你宠坏了。在冰块里冻了六十年可并不意味着你比我们多了六十年的资本。要知道我和托尼实际上都比你在这世界上活得长。”


史蒂夫一时语塞,但是他明白布鲁斯说的的确是事实。


“你从一开始就想好了对吧,从你发现你的朋友所做的一切之后,你明明知道托尼的父亲后半生都在找你,你明明知道失去父母对他意味着什么,但是你从来都没有想过告诉他,对不对?”


史蒂夫没有回答,他不敢回答。


“你从一开始就觉得他会不顾一切地去杀巴恩斯,你从来都没有相信过他会理性对待这件事。可是呢,你知道究竟是什么让他失望吗?一个曾经交付后背的队友,竟然一直不相信自己,一直瞒着自己父母死去的真相,而这个人还是自己父亲的好友。”


“我知道,我害怕……”史蒂夫最终还是放弃了组织语言,“这不是巴恩斯的错。”


“你一直在保护你的巴恩斯,但是我并不恨他。我知道无法控制自己的感觉,你不会明白随时随地变成一个杀* 人机器的感觉,在这一点上我完全可以理解他,我甚至同情他。我和他一样,也背着我余生永远都无法偿还的血债,我们都没有选择。我当然知道这不是巴恩斯的错。但是你不一样,你有选择,但是你没有相信托尼。”


“对不起,我当时没有想到这些。”史蒂夫的眼睛直盯着地板,可能会再次失去巴基的恐惧萦绕了他好几年,他甚至恨不得替巴基去承担这一切。这一次的确是他做错了,但是无论如何巴基活下来了。只要巴基活下来了,他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托尼可能会原谅你,罗杰斯,但是在这件事上,我不能,抱歉,我们都有所爱之人。我衷心地祝福你和巴恩斯,但是我现在是不会让你们中的任何一位见托尼的,我希望你会理解。”布鲁斯站起身,冲着门口的方向做了个“ 请”的手势。


“呃,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史蒂夫有些慌张地站了起来。


“没有。暂时也不会有。星期五,送客。”布鲁斯转过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留下史蒂夫一个人待在会客厅里,耳边回荡着人工智能指示他如何离开的声音。


布鲁斯轻手轻脚地踏进实验室,托尼安稳地睡在沙发上,笨笨正在努力用并不灵活的机械爪抓住滑落一半的毯子。布鲁斯快步走了过去,拍拍小家伙的三瓣嘴让他去旁边充电,自己把毯子重新掖回托尼身下。他们正在做新的反浩克装甲,托尼已经两天没睡了。


他不知道那个时候托尼是怎么样一个人扛过这一切的。一边试图挽回复仇者联盟的形象、争取暂时和政府达成妥协,而自己的队友却并不理解他的想法,另一边还要和军方博弈,只为阻止罗斯将军再度追查他的行踪。等到他看到关于某机场突然封闭整修的新闻,匆匆赶回来的时候。托尼似乎已经搞定了一切,也失去了一切。托尼一心建立的复仇者联盟已经名存实亡,但是他成功抹掉了军方掌握的绿巨人的资料,甚至开发了一系列的周边产品为已经分裂的复仇者联盟积攒人气。


布鲁斯回来的那个晚上,整个复仇者大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托尼近乎疯狂地吻着他,像是要把他吞进肚子里。他们从走廊上纠缠着撞到门板上,摔在床上,再滚到地板上。托尼的手指在他身体里搅动着,在他耳边呢喃着下* 流的情话,说他多么怀念他们在实验室里突然干起来的第一次,说他在那段日子里每天拿着布鲁斯的衣服自我安慰,说布鲁斯的后面只能属于他一个人。就好像他并没有经历这一切,而布鲁斯只不过是出了个差。布鲁斯翻转过两个人的位置,挑衅地笑着,一手按住托尼还带着淤青的胸膛,在扩张一点也不充分的情况下,直接坐了上去。紧接着他被再一次地按倒,托尼胡乱地啃咬着他的锁骨和喉咙,在他身上驰骋着。


布鲁斯不知道那个晚上他们到底做了多久。


而此刻,沙发上的托尼睡得很沉,嘴角似乎还带着笑意。他的眉毛刚刚拆过线,深色的疤痕中间开始长出新的皮肤,布鲁斯不知道这一下究竟是队长还是巴恩斯打的。托尼没说,他便也不去问。

布鲁斯当然明白,这一切终会过去,他们依旧会再度团结起来为了这个世界而战,为了这一群并不爱他们的人鲜血淋漓地活着或者死去。原谅史蒂夫, 只不过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但不是现在。


他跪在沙发旁边,轻柔的吻落在托尼眉毛末梢。


“这一次换我来保护你。”

---------------END------------------


大概是一个队长来道歉,但是托尼正在睡觉,所以布鲁斯出来把队长赶走的故事?其实布鲁斯并没有很生气但是觉得托尼还没有从PTSD里恢复所以并不适合见面。


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不是在黑任何角色,个人觉得队3这个锅要甩给罗素。并且我也真的觉得托尼当时要把巴基往死里打。但是如果队长早就说了,托尼可能会慢慢接受这个事实?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