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ger严肃脸

今天也是科学的一天呢~

【科学组】食色性也

CP:科学组无差

短一发完

时间线接复联一之后

有肉,嗯,不是你们想的那种肉

---------------------------------


一行人来到沙瓦玛店的时候,已经快到了打烊的点了,店里一个顾客也没有,店员正拿着拖把拖地。

看到他们穿着奇怪的制服却又灰头土脸的样子,服务员和厨师都吓了一跳。


“我们刚刚排练完话剧,穿着戏服就来了。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多付一点小费。”托尼对着店员笑了笑,他的头发乱的不像样子,脸上还带着几块淤青,店员根本没有认出他是谁。

服务员放下拖把,一脸恍然大悟地样子,摆摆手招呼他们进门,还顺便夸赞了他们的戏服非常逼真。索尔无心多听,大跨步地踩着水渍走了进去,趴在吧台上看起了菜单。


克林特和队长也饿得不轻,急忙跟了上去,三个人一起挤在吧台前。娜塔莎看着他们急急火火的样子,无奈地摇摇头,抱着手臂跟在他们身后。门口 就只剩下了托尼和布鲁斯。


“你还好吗?”托尼看着从刚才变身回来之后就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布鲁斯。

“呃,我没事,只是另一个家伙消耗了太多体力。”布鲁斯挠挠自己的卷发。


索尔高声地朗读着自己要吃的菜品,服务员捂着嘴偷偷笑了,托尼冲她眨眨眼:“职业习惯。”

“那么说,你是导演?”服务员指了指布鲁斯。毕竟在他们之中,布鲁斯是唯一一个没穿“戏服”,脸上也没有伤痕的人。

布鲁斯绞着自己的衣角,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对啊,他可是我们的主心骨,离了他我们可演不成这出戏。”托尼把胳膊搭在布鲁斯肩膀上,手指按揉着他肩部紧绷的肌肉。

托尼的手掌很热,布鲁斯下意识地躲了一下,耳朵尖却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服务员噗嗤笑出声:“二位可真是可爱的一对儿。”

布鲁斯惊慌地往后缩了一下:“不不,我们不是……”

“走,看看吃点儿什么吧,他们都点完了就剩咱俩了。”托尼的手从布鲁斯的肩膀滑落到他的小臂上,很自然地拽着他走向吧台。


布鲁斯看着菜单上的价格,皱了皱眉,即使是在那场事故之前,他也很少 到纽约市中心来,曼哈顿的物价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一个沙瓦玛的价钱足足够他在加尔各答两三天的伙食费了。


“随便点,反正这顿我请。”托尼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了他肩膀上。

“呃,我吃的有点多。”布鲁斯咬着自己的腮帮子。

“怕什么,你还能把我给吃穷了?”

点单的服务员见缝插针地给他们推荐新品——最新的素食沙瓦玛,用卷饼裹着鹰嘴豆泥和各式蔬菜,健康又好吃。

布鲁斯笑着摇了摇头,抬手打断了滔滔不绝的服务员。



然后托尼就目瞪口呆地看着布鲁斯点了十个羊肉和十个鸡肉的沙瓦玛。

托尼假装镇定地点了两个,台子另一头厨师已经忙碌起来了,长刀片下来的肉堆成一座小山。皮塔面包的个头不小,托尼甚至都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吃得 完两个,他转头看了看站在旁边意犹未尽的布鲁斯,又点了两份薯角。


沙瓦玛陆陆续续地端了上来,桌子并不大,布鲁斯和索尔的面前摞成了小山。不得不说,沙瓦玛的确好吃,厚实的皮塔面包,刚刚烘过的外皮焦香酥脆,中间满满地塞着刚烤好的肉和酸黄瓜,一口咬下去,肉汁四溢。旋转式的烤肉完美地锁住了肉本身的水分,富含油脂的肉汁又被酱汁和酸黄瓜很好的中和,吃下一整个也不觉得油腻。


托尼觉得自己或许应该买下一家店来,毕竟像今天这样不被人认出来,能像个普通人一样出来吃饭的时间也并不多。


托尼环顾四周,他竟然是一群人里吃的最少的。不过毕竟他们之间有一个神,一个受过辐射的天才科学家,一个四倍肌肉的超级士兵,还有两个顶级特工。托尼放下手中的饮料,不动声色地把一份薯角推到布鲁斯面前,饿极了的布鲁斯完全没了之前拘谨的样子,点点头就不客气地抓起一把,胡乱沾了点酱往嘴里塞。


托尼吃完了自己的两个沙瓦玛,把隔油纸团成一团,扔进了墙角的垃圾桶。


布鲁斯的旁边还有一小堆沙瓦玛,他两只手抓住隔油纸,骨节分明的手指 用力地捏着,急急忙忙地咬下一大口,却因为嘴里一下子塞得太多只能慢慢地嚼着,腮帮子撑得圆鼓鼓的,活像只贪吃的仓鼠。托尼抓起一块薯角,眼神却没离开布鲁斯。


肉汁从隔油纸的边缘流出,油腻的轨迹在灯下闪着亮光,粘稠的液体划过虎口,顺着地心引力的意愿轻轻地拐了个弯,流过形状漂亮的腕骨,而它的 主人毫无察觉。

布鲁斯刚刚咽下满满一嘴,忙着继续咬下一口。肉汁因为他的动作继续向下流,被小臂浓密的汗毛阻挡,挣扎着向下推进。


托尼的喉头动了一下,这不应该看起来色情的。

在他的下半身有所动作之前,他抽了一张纸,从下往上擦干了那一道让他心神不宁的痕迹。


布鲁斯不明所以地看了看他,托尼只是把那张纸塞进他手里:“你擦擦。”

布鲁斯依旧有些疑惑地点了点头,腾出一只手拿过纸,擦了擦嘴。


该死的,他刚才还没注意到布鲁斯因为油脂而闪闪发光的嘴唇,为了方便擦拭而微微嘟起嘴……

布鲁斯擦嘴的样子在托尼眼中几乎成了5倍慢放,撅起的嘴唇在卫生纸的作用下微微变形,因为油脂的滋润,即使擦了几遍还是比往常油亮,最后舌头还不放心地伸出,上下舔舐了一遍,两片嘴唇都泛着水光。布鲁斯没有费心 再去扔卫生纸,那团纸直接从他手中落下,掉到了裤子裆部的位置。注意到托尼的目光,布鲁斯冲着他礼貌地笑了一下。


托尼的目光不知是该停留在布鲁斯裆部的卫生纸上还是他的嘴唇上,该死的,他根本就是故意的吧。托尼把凳子往前拖了拖, 试图挡住自己已经开始撑起的裤子。

该死的,他当时答应寇森的时候可没想到过这个。


布鲁斯看起来依旧毫无察觉,继续忙着和食物搏斗。

最后他自己的那份薯角大多数也进了布鲁斯的肚子。


布鲁斯还没吃完的时候眼皮就已经开始打架,他真的太累了,几乎直接睡在了餐厅的凳子上。托尼几次拍他都拍不醒,只能半拖半抱地把他拖出门,史蒂夫和索尔想要过来帮忙,都被托尼拒绝了。已经是深夜了,弗瑞要去索尔回到母舰上看管洛基,作为神盾局成员的娜塔莎和克林特也要返回母舰,史蒂夫则表示想去街区上看看有没有人需要帮忙。布鲁斯先前同意和托尼一起返回大厦,保护宇宙魔方的安全。


大厦附近的街区已经成了一片废墟,开车是不可能了,战甲也刚刚损毁, 要架着布鲁斯再走两个街区回去几乎是不可能的。幸好希尔开着昆式机赶来接娜塔莎他们,顺便捎了托尼和布鲁斯一程。


回到顶层四面漏风的大厦,托尼拖着布鲁斯随便找了一间还完好的房间,其实再找一间客房也不难,但是毕竟他们刚刚死里逃生,拯救了世界,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呢,先好好睡一觉就是了。


托尼把布鲁斯放到床上,给他脱了鞋。布鲁斯已经发出了微微的鼾声,托尼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帮他把衣服裤子也脱了。说来这还是托尼的衣服,他当时根本没来得及给布鲁斯挑件合身的,毕竟不能让布鲁斯光着身子一直等 着他找。而现在的这一身衣服布鲁斯穿着明显有点紧了。


反正该看的刚才都看过了,托尼把心一横,给布鲁斯脱起了衣服,被强行抬起手布鲁斯哼哼唧唧地扭动着,企图表达自己的不满。托尼叹了口气,一只手托起他的后背,另一只手猛力把衣服脱了下来。相比之下裤子倒是好脱很多。


托尼给布鲁斯盖上被子。才转到床的另一侧开始脱自己的裤子,考虑到自己的反应堆,托尼直接穿着上衣就钻进了被子里。还好床足够大,两个人睡绰绰有余,中间还空出很大一块,明天醒来布鲁斯应该不会太尴尬。


托尼把头在枕头上蹭了蹭,小声嘱咐贾维斯关灯。房间黑下来的一瞬间,托尼感觉到另一个人的体温贴了上来。托尼吓了一跳,而布鲁斯直接滚到了他身上,两个人的腿紧紧贴在一起,汗毛互相磨蹭着,布鲁斯的头埋在他胸口。


托尼咽了一口唾沫,轻轻地把布鲁斯往旁边推,然而布鲁斯的手直接摸了下去,隔着内裤精准地撸了一把。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托尼整个人都抖了一下,他瞪大了眼,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顶在布鲁斯小腹的某个器官上了。胸前的反应堆透过衣服发出微弱的光,刚好能照亮布鲁斯的脸。布鲁斯却是连眼都没睁开,不知是睡还是醒,他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抖,嘴里口齿不清地念叨着:“托里,里是不是喜欢我啊?”


托尼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脸红了,他把身子往下挪了挪,抬手抚了抚布鲁斯的卷发。两个人的下体隔着两层布料挤在一起,托尼歪过头,布鲁斯平稳的呼吸打在他的脸上。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就在两人嘴唇距离一公分的时候……


布鲁斯再次发出了鼾声。


该死的,托尼在内心发出了绝望地哀嚎,要怎么对付在这种时候间歇性装睡的混蛋???

--------------------END---------------------




小仓鼠布鲁斯和饲养员托尼【不是】



关于他们后来是如何在一起的番外:

第二天托尼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布鲁斯已经醒了,顶着一头乱发看着他。

“我们是不是……?”布鲁斯的手来回指了指两个人。

“是。”托尼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事后两个人心里都在想,这人可真好骗啊。


------------------------------------


最近感觉文力不足,复健一下,电影里吃沙瓦玛的情景真的是太可爱了,布鲁斯旁边堆了一堆包装纸,还在拿着什么东西吃,托尼吃完了但是眼神还在看他XD

复联一最后一起上车(并且还要相视一笑)那一幕完全是夫夫携手把家啊,还所以想写出两个人吃完沙瓦玛之后是怎么快速地在一起的故事。

这个肉可是真的肉啊,写得我好饿

评论(16)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