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ger严肃脸

今天也是科学的一天呢~

【科学组】两年半

CP:科学组无差
 
纽约时间还是18号,强行博士生贺

严重意识流预警,无逻辑预警
玻璃渣子和糖齐飞
———————————————————
 
布鲁斯睡不着的时候会数羊。
 
浩克睡不着的时候会数星星。
 
布鲁斯不明白浩克是如何思考,浩克也不太清楚布鲁斯是怎么想的。
 
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他们共享记忆。
 
至少……在去萨卡尔之前是这样的。
 
布鲁斯能记住浩克的愤怒、撕碎敌人的快感,以及怀抱着钢铁侠的感觉。
 
浩克能记住耳机里的古典乐、舒服的热水澡,以及……如何操作昆式机。
 
布鲁斯最后的记忆是被推下深渊,他下意识地伸出手,他记得上次有人抓住了他,一只巨大的、冰冷的、充满安全感的机械手。他记得他的眼前陷入黑暗,他拼命捶打着自己的脑袋,浩克的愤怒像是火焰,而他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株草。
 
这一次没人抓住他了,好疼啊。
 
他睡了很安稳、很漫长的一觉,等他再次醒来,他又回到了昆式机的机舱里。
 
一切都完美,幻视很成功、他们打赢了奥创、又一次拯救了这个世界——
 
如果这不是两年半之后的话。
 
两年半,昆式机上的食物都过期了,他穿走了托尼的衣服,他没有带备用的衣服。
 
托尼说过,只要他不想,就不需要他变身。他让他什么都不用准备。
 
他终究是负了托尼,他一下子消失了两年半,没有任何音讯,甚至直接跑到了外星上来,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去。将近九百个日日夜夜,在他眼中不过是后备箱的一关一开,他没有任何记忆,也无法挽回任何缺憾。

如果托尼另觅新欢,他自然能理解,毕竟两年半真的太久了,他甚至无法想象托尼一个人孤独地等着他的样子。

但是现实没有给他机会感世伤怀。
 
这一次跳下去,他没有想太多,浩克想出来也罢,不想出来也罢,他们的人生总是要在不断地交换中互相纠缠,害怕躲在后备箱里,却又学不会控制方向盘。
 
跳下去比把手枪塞到自己的喉咙里要简单得多。
 
可惜了这身衣服,托尼真的很喜欢这件短袖的。
 
而且这一次他不需要人抓住他了。
 
可是真他妈的疼啊。
 
后备箱“扑通”一声关上,吓得他瑟缩着,却无处躲藏。
 
浩克开心的时候要砸,不开心的时候也要砸。
 
但是浩克摔下去的时候也很害怕。
 
宇宙有那么大,星星原来有这么多。
 
浩克数不过来了。
 
地球人讨厌浩克,可是浩克还是想要摔回地球。
 
浩克重重地拍了拍后备箱,该换班了。
 
布鲁斯眼前一片白光。
 
好疼啊。
 
———————————————————
 
两年半,不长也不短
 
短到没法修补碎成一片片的内心,长到他的酒柜,空了又满,满了又空。
 
维罗妮卡就像是一场梦,托尼甚至幻想着什么时候她能再派上用场,好让他能再一次带着那个绿色的傻大个回家。但是他一次次地出门,一次次失望地回来。
 
“史塔克先生,社交网络上出现了新的关于‘绿巨人’关键词,您要不要去看看?”星期五平静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两年来的第十五次,他依旧选择相信。
 
他相信他一定会回来,剩下的问题,就都交给时间。

然后他就看到了站在废墟里的那个人,穿着借来的衣服,不知所措地搓着手。
 
他头发短了,他似乎壮了一些,他黑了。
 
他还是那个布鲁斯·班纳。
 
托尼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喉咙哑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两年半终究是太久了,他不知道他们之间是不是还是一如当年,还是他们终究什么都没有,他想拥抱他,却又不知该如何伸出手。
 
托尼摸了摸口袋,掏出那块在他的无数条裤子里流转了两年多的手表。
 
“你的手表。”他把手表塞进布鲁斯手里。
 
布鲁斯下意识地接过手表,戴在手腕上
 
——还是那块表,每一次他变身之前都会交给托尼保管的表。
 
他在去营救娜塔莎之前,习惯性地把表递给了他。
 
这块表能看出精心保养的痕迹,虽然明显旧了很多,但这的的确确是同一块。就像是这两年半真的只是他的一场梦,而这个人一直守在原地,等他梦醒,等他回家。
 
布鲁斯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般,无数话语从内心喷薄而出,最后哽咽地说出的,只有:“对不起,对不起。”

他感到羞愧,羞愧于自己的不告而别,羞愧于自己的不信任,羞愧于两年半之中自己没有任何记忆。

他甚至不能给他一个解释。
 
托尼上前一步,把两人的额头贴在一起。
 
“欢迎回家。”

或早或晚,他终会回到他身边,就是最好的解释和答案。

————————————————

评论(33)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