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ger严肃脸

今天也是科学的一天呢~

【科学组】吻

CP:科学组无差

非常短,甜一发完


-----------------------------------------------------------


又是一场苦战,当他们终于打到了最后一个敌人的时候,整个队伍都精疲力尽了。托尼觉得若不是自己有这一身盔甲,可能现在就要瘫在地上了。


没有盔甲的队友们已经纷纷瘫坐在地上,而绿色的大家伙踉踉跄跄地跑向远处,托尼赶紧操纵盔甲跟在他身后。


这是一场战斗中托尼最期待的部分,刚刚从浩克形态变回来的布鲁斯,因为过度消耗能量,总是会陷入昏睡的状态。这个时候的布鲁斯格外平静,胸膛缓慢地起伏着,汗湿的卷毛紧贴在额头上。

不过每当他和布鲁斯聊起这个问题,布鲁斯都会坚称自己根本没有睡着,只是太累了所以闭着眼,然而事实是布鲁斯每次都睡得像个孩子,直到他们 快回到大厦才会醒来。


托尼悬停在空中,看着浩克跌跌撞撞倒在森林里的一片空地上,绿色的身躯渐渐褪变成肉色。布鲁斯的身体抽搐了几下,静静地卧在地上。


托尼连忙飞到他旁边,把双眼紧闭的布鲁斯扶起来,拍掉他身上的土粒, 试图让他维持一个坐着的姿态。然而睡着的布鲁斯根本坐不住,软绵绵的身体自然而然地倒向托尼,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果然每次都还是会睡着啊,托尼勾起嘴角。布鲁斯每次都会嘴硬地说自己一直很清醒,托尼自然也懒得反驳。


他总不能告诉布鲁斯,他每次都会偷偷吻一下布鲁斯额头上汗湿的卷毛, 而睡着的布鲁斯从来都不会察觉到。


毕竟布鲁斯才刚刚适应纽约的生活,他也不想贸然去表达自己的感情,就仅仅趁他睡着的时候亲一下头发,应该不要紧吧?


托尼甚至会因为听到集合的警报声而兴奋,因为他知道在战斗结束之后,他总是能偷偷给自己领到一点奖赏。


托尼摘下头盔,看着靠在他身上的布鲁斯,这无疑是每一次出战里他最喜欢的部分了,现在只要他再稍微低一下头,就能吻到布鲁斯的头发——


“睡着的”布鲁斯突然抬起了头,在他没反应过来之前,他的嘴唇已经落在了布鲁斯嘴唇上。布鲁斯的胳膊搂住了他的脖子,托尼的身体先于大脑做出 了反应,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过后,两个人气喘着分开。


布鲁斯轻轻咳了一声,别过头:“我都说了,我真的没有睡着啊。”


------------------------------------------------


一个小甜饼XDDDDDDD

【托尼单箭头】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托尼单箭头

严重意识流

盾冬提及。预警:对队长有不友好的描述


【布鲁斯单箭头】不会是他 算是这篇虐的对应?但是两篇没有任何关系


BGM: 后来的我们——五月天


-----------------------------------------------


托尼从一开始就知道的,布鲁斯从来没有喜欢过男人。

神盾局的资料精确的可怕,从出生的医院到他逃亡时歇脚的小旅馆,都一个不落地记录了下来。在神盾局的档案里,布鲁斯除了前女友贝蒂,在逃亡路上也和一些女性有过暧昧关系。


哦,当然,现在还有娜塔莎。

很少有人能抵挡布鲁斯的魅力。他总是谦和地笑着,认真听每个人说话, 他从来不打断别人,只是在听别人说完一段话时,才温柔地附和一句。


在神盾局母舰上,布鲁斯因为不习惯称赞而低下头,舌尖下意识伸出来舔了舔嘴唇,而托尼只想吻他。


纽约大战就像一场遥不可及的梦,唯有堕入黑暗时,那个强有力的怀抱真实 的留在了记忆里。真实到当他后来每次从梦中醒来,都觉得空空荡荡的床上少了一个人。


布鲁斯笑着坐进他的副驾驶,他们的眼睛无意间对上,相视一笑。托尼发动引擎,踩下油门,那个瞬间他以为他拥有了全世界。


但是托尼·史塔克的人生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


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输得彻彻底底呢?托尼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个时刻。

是布鲁斯总是一声不响就消失一段时间的洒脱?

还是那次他倾诉时布鲁斯不耐烦的皱眉?

又或是娜塔莎调酒时,布鲁斯垂下眼睛都藏不住的笑意?


但是这个问题的答案早就不重要了,布鲁斯这一次是真的走了,而托尼知道 他是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


签下那张协议的时候,托尼的手一直在发抖。只要能够获取军方的信任,扳倒罗斯将军,销毁军方手里关于布鲁斯的一切资料,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这或许他最后能为布鲁斯做的事情了。


这种事情,托尼自然不会跟任何人提起。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其实没有太出乎人意料,除了幻视和罗迪,自然没有人真的支持他和罗斯将军的合作。尽管政府对复仇者联盟的信任度真的已经走到了边缘,逼迫他们签协议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究竟是裂开的胸骨更疼还是事实更疼?托尼把那只黑色的小手机扔到一旁,队长和他有一点是一样的,他们都深爱着双手沾着鲜血的人。不一样的是, 队长可以为了巴恩斯背叛全世界,而他做不到,他只能背叛他自己。


布鲁斯从此之后便再也没有接过他的电话,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娜塔莎后来也失踪了,或许他们真的双栖双飞过上了神仙眷侣的日子,或许他们从来都没有走到一起过,但这都不重要了。


托尼敲打的手中的平板,看着有关布鲁斯的一切从军方资料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顶着相同的名字,内容却毫无营养的武器实验记录。

他掏出手机,翻到通讯录“B”这一栏,食指抬起又放下。


他想起他们在实验室里的笑,清晨在沙发上东倒西歪地醒来。他想起绿眼睛的布鲁斯紧紧勒住旺达的脖子,只为了救下幻视。他想起布鲁斯叫他名字时低沉的嗓音,还有刚变身回来时,裹着毯子的布鲁斯被他抱起来,双臂下意识环住他的脖子。


三年, 不短也不长,布鲁斯会不会有某个瞬间,就算有一秒,是爱过他的?


托尼摇了摇头,在自己的大脑给出否定答案之前,点下了红色的删除键。


你能幸福就好了。


------------------------------------------------


只期待后来的你能快乐,那就是后来的我最想的


---------------------------------------------

 

对不起大家我又发刀了orz


【科学组】失效期

CP:科学组无差

短甜一发完

时间线在钢3结尾


麻药劲还没过对着男护士表白的梗  原地址(里面的两个人都超可爱!)

---------------------------------------------


终于把手术台收拾干净了,布鲁斯松了口气,摘下口罩,把塞得满满医用垃圾袋封上口。


托尼这个家伙,说什么都不要去医院,硬是让他来做手术取出反应堆。


他明明不是这种Doctor。


布鲁斯挤了两泵酒精搓搓手,走到这个临时“手术室”的另一头,始作俑者托尼·史塔克正在床上躺着,胸前裹着几层纱布。麻药的失效期大概是一到两个小时,而他现在还没有恢复意识,只是静静地躺在那儿,长睫毛随着眼球的活动微微颤动着。


布鲁斯勾起嘴角,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手术很成功,现在只需要等托尼醒来就好。


托尼的眼皮动了几下,微微睁开眼:“我……”


“你感觉怎么样?”布鲁斯安抚性地拍了拍托尼的手。


“你……?”托尼僵硬地歪了一下脑袋。


“我是布鲁斯,我已经给你做完手术了。”


“布鲁西!”托尼含混不清地说着,抓紧了他的手。


布鲁斯因为这个昵称愣了一下,但还是反射性地握住了托尼的手。


托尼艰难地眨了眨眼,把身子转向布鲁斯。


“你不要乱动。”布鲁斯轻轻按住他的肩膀。


“你……别走,你离我近一点。”托尼紧紧抓着他的手,布鲁斯只好把凳子 往前拖了拖,紧贴着床边再次坐下。


“你真嚎看。”托尼眯着眼睛冲他笑了起来。


布鲁斯一瞬间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只给托尼的脑袋上了麻药。


“你看清楚,我是布鲁斯。”


“我当然,知道!你是,布鲁西,你就是特别好看。”托尼拉过布鲁斯的手,放在嘴边夸张地吻了一下。


“呃,谢谢?”布鲁斯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他庆幸现在没有别人在场,不然他真的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你跟我不需要这么客气。”托尼咧开嘴笑了。


布鲁斯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耳朵,他麻醉托尼的时候,用的是吸入式麻醉,里面的确实有氧化亚氮的成分,可能会导致病人出现幻觉。


“我们应该结婚!”托尼再次开口。


布鲁斯的眉毛差点飞到天上。


看来托尼的幻觉有点严重啊。


“托尼,你现在是不是产生幻觉了?”他用另一只手在托尼面前晃了晃。


“我没有!我还要,要用反应堆做成戒指求婚!”


用自己的心脏辅助设施做成戒指?这倒是够浪漫的,“我相信无论是谁都 一定会答应的。”布鲁斯抽出几张纸巾,给他擦了擦口水。


“你会答应的对不对?!”托尼攥紧了他的手。


“……”布鲁斯有些窘迫地叹了口气,这个“陷入幻觉”的托尼是故意来整他的吧。


“让我摸,摸摸里!”托尼伸手去够他的卷发,险些把眼镜戳进他的眼里。布鲁斯只好低下头,让托尼一边抓着他的手,一边用手背蹭着他的卷发。


“我特别爱你!”托尼兴高采烈地松开他的手,把玩着他的头发。


布鲁斯感觉自己像是被小孩子抱住的玩偶:“早知道我应该给你带个泰迪熊来。”


“你就是个泰迪熊,你是布鲁熊!你有胸毛,还有各种毛,抱起来一定特别舒服。”


“呃……我觉得你需要一只真的泰迪熊。”布鲁斯抓过旁边的酒精喷雾喷在自己脸上,这个房间好像有点热啊。


“我好想把你……,但是我怎么身体都没有知觉了。”


“你现在麻药劲还没过,过会儿就好了。”


“不对!我的心脏,我……”托尼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的纱布。


“没事,你的心脏很好。”布鲁斯拍了拍他的脸,示意他躺回去。


“你真好,我要和你结婚!”托尼抻长脖子,又露出了一个能看见十颗牙的傻笑。


布鲁斯哭笑不得地挠了挠头:“说真的,我们甚至没有在约会。”


托尼晃了晃脑袋,似乎没有跟上这句话。“你说什么?”


“你在跟我说‘我们应该结婚’,”布鲁斯握住托尼的手,“我说我们没有在约会。”


“那……先约会!布鲁斯你要~不要和我去约会啊?”


“可能吧,托尼。说真的,等你醒了之后,你是绝对不会相信自己说了什么的。”布鲁斯帮托尼拢了拢头发。


“我们要办世~纪婚礼。”


“太张扬了。”布鲁斯一把抓住托尼乱挥的手,放回病床上。


“我们会马里布结婚!”


“得了吧,那还不如印度。”布鲁斯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会穿着Mark45,然后你要穿,西装。”


“呃,我可能有十年没穿过西装了。”


布鲁斯揪了揪自己发红的耳朵,不对,自己为什么要一本正经地和他讨论这种东西啊。


“你穿西装会很好看的。”


“……好吧好吧。”


“我爱你!”


“呃……谢谢?”布鲁斯感觉自己陷入了无限循环。


“你也应该爱我!”


“……”


看着托尼的面部肌肉渐渐放松下来,布鲁斯站起身决定赶紧结束这些毫无意义的对话。他松开医用床的固定,把托尼连床带人推向旁边一间早就准备好的病房。


“你该休息一会了托尼。”


“我还没说完……”托尼举起手抗议。


“好了好了,”布鲁斯重新给托尼固定好床,盖上被子,“你根本不知道你都说了什么。”


几乎就在一瞬间,托尼的眉毛挑了起来,原本松弛的眼部肌肉突然收紧,棕褐色的眼睛闪着光,他舔了舔嘴唇:“相信我,布鲁西,我知道自己都说了什么。”


布鲁斯感觉自己的每个毛孔都跟着瞳孔一起放大了。


“呃,好好休息。”他仓皇地逃出了房间,忽略了在他身后大喊“晚安”的托尼。


布鲁斯搓了搓自己依旧发红的脸,溜进自己的实验室。


他有些心虚地环顾了一下实验室,虽然这里面当然只有他一个人。


“Jarvis?你录下了刚刚托尼说的话了吗?”


“当然,博士。医疗室里的监控都已经拍下了。”


“咳,那个,呃,能……能不能给我再放一遍?”


--------------------------------------------------------


wwwwwwwwwwww科学组万岁


【科学组拉郎】罗密欧和罗密欧


CP:铁绿拉郎,《圣徒指南》作家Dito x《再次出发》音乐制作人Dan


灵感来源为椰子太太的视频 av11603491 中的科学组部分,为太太打call


OOC预警:我没看过这两部的完整版,只看过部分cut,文内没有任何关于电影的剧透,主要是用了人设拉郎, ,设定在《圣徒指南》剧情结束之后


----------------------------------------------


Dito穿上夹克,慢悠悠地沿着楼梯往下走。


纽约算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这栋公寓楼连楼梯都是在楼体外的,悬空的铁板只靠几根嵌进墙体的铁条支撑,走起来颤颤巍巍。在确定回到纽约之前,Dito其实没有想太多,经历过这一切之后,他也不再想逃避什么了,只想在家乡找个地方重新安顿下来,仅此而已。他匆匆收拾好一个箱子,就回到了这个城市。


但他没有想到纽约会给他带来新的灵感,正如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回到纽约几个月之后,就和一个在酒吧认识的男人上了床。


Dito是个虔诚的信徒,虽然这并不代表他要恪守《旧约》中的每一条,但是现在的他早就不再是十几二十岁的毛头小子,适度的戒欲也成了习惯。


在酒吧遇见了Dan,纯属是个意外。他本来只是想去隔壁街区的酒吧喝一杯 啤酒。这家酒吧很大,五颜六色的射灯晃得Dito睁不开眼,他拿起酒瓶灌了一口,不屑地眯起眼看着那些在胡乱晃动肢体的人。然后他一眼就看到了Dan。


按理来讲,这个年纪的人,大多数都不会像个毛头青年一样在酒吧跳舞了。 但是这个男人,就这样在舞池中热舞的人群中缓慢地摇晃着,看起来有些突兀,却仿佛能自如地跟得上每一个节拍。他深灰色的卷发落下一缕贴在额头,灰色的短袖勾勒出结实的胸肌和二头肌,V领随着他的动作隐隐约约露出一点胸毛……


Dito愣愣地看着他随着音乐摇摆着身体,觉得自己喉咙有些发干,即使他刚刚喝下一整瓶酒。


音乐的节奏逐渐加快,跳舞的人都变得狂躁起来,那个身影被向舞台靠拢的人群渐渐淹没,最终消失不见。Dito站起身看了半天,却还是找不到那个人,他匆匆扔下一张钞票就冲出了酒吧。


那个男人并没有走远,就在酒吧昏暗的后巷里靠墙站着,嘴上叼着一根烟, 一只手把玩着打火机。Dito来不及多想,也摸出一根烟,凑了过去。


“嗨,能借个火吗?”


卷发的男人打火的手僵在半空,抬起头犹疑地看了他一眼。这个时候Dito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有多浓的性暗示。打火机这种东西,酒吧的吧台上就有卖,何必在只有一盏昏黄路灯的街道里问一个陌生人借呢。


空气有些安静,男人歪头看着他,形状好看的喉结上下跳动了一下,让人没来由地想要咬上去。


Dito舔了舔嘴唇,再一次开口:“能借个火吗?”


男人低下头,轻轻摆弄着燧石轮,刺刺拉拉打出一些小火花,就在Dito犹豫着要不要说点别的时,他用力拨了一下滚轮,火花跳向棉芯,“刺啦”一声,一簇小火苗照亮了他的脸。他勾起嘴角:“可以啊。”


Dito叼着凑过去,两人之间隔着两根烟的距离。


烟被点燃了,Dito深吸了一口,很不情愿地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你经常来这里?”


卷发男人笑了:“是啊,你是第一次来?”


Dito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


“我之前没见过你。”


“没关系,那你现在见过了。”


男人朝着Dito的方向吐出一团烟雾:“还不算是真的见过。”


Dito没有再犹豫,抽烟本身就是个借口,在这种时候还是让下半身做主 比较好。他抽走男人口中的抽了一半的烟,连带着自己的一同随手扔向远处,推搡着把他按到墙上。



直到很久之后,Dito都没法忘记他们在酒吧后巷的第一个吻,混杂着烟草味和酒精,两个人的胡渣互相剐蹭着对方的脸,Dan的手迟疑地溜进他的衣服里,摩挲着他的后腰。


即使是几个月后的现在,当他已经会直接在Dan家里过夜,早上才慢慢悠悠地回家写东西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回味这个吻。当然,还有很多别的,比如说Dan像个泰迪熊一样毛茸茸的怀抱,还有他昨晚哼哼唧唧的样子。


Dito想起清晨的时候自己把Dan的卷发往他脸上吹,然后Dan迷迷糊糊地往他身上蹭,眼睛都没睁开,嘴里含混不清地嘟囔着要再睡一会儿的样子。Dito放慢脚步,抓了抓头发,低下头笑了起来。要是每天早上都能这样醒来该多好啊。


Dito勾起的嘴角僵在了半空。


不对,不是这样的。


他和Dan只是炮友的关系而已,一直以来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约定或承诺。他们不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没有对于婚姻的需求,所以没必要谈太多感情,只是解决彼此的生理需求就好。固定炮友是最安全也最方便的选择, 更何况,在床上他们意外的契合。Dan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也从来不会做任何“越界”的事,他们之间只有性——或许还有相拥入睡。但是真的仅此而已。仅此而已罢了。Dito摇了摇头。


更何况,感情这种东西,他早就不应该奢求了。



Dan站在阳台上,点燃了一根烟,楼里是不让抽烟的,所以他只能在这抽。他的眼睛自然而然地往下瞟,等待着Dito走下来,穿过马路,开着他那辆棕色轿车离开。


今天Dito下楼梯的时间有点长了。


Dan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Dito的关系变成了这样。具体来说,是他单方面的变成了这样。他期盼着和Dito见面,不再单纯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而仅仅是想见他。Dito的公寓隔音不太好,所以他们一般都在他这里做。某一次,在他去了外地一个星期才回来之后,Dito一直把他折腾到了后半夜,精疲力尽的两个人甚至没来得及清理就睡着了。从此之后Dito就经常在他这儿过夜,有时是因为太累,有时是因为太晚,到后来甚至不再需要什么借口,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相拥而眠。


他想念某个晚上,他和Dito深夜跑到阳台抽烟,发现烟盒里只剩下了一根烟。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的抽完了仅剩的烟,Dito像是个孩子一样把烟喷到他脸上,把还没烧到烟屁股的烟从他嘴里抢走摁灭,然后用嘴堵住了他的抗议。两个人像是世界末日前的疯狂一样,半裸着在阳台上拥吻,似乎整个世界都与他们无关。


但这并不代表着他们之间有什么。性……就单纯只是性。他们都需要这个途径来宣泄自己。


他看着Dito慢悠悠地走进他的视线范围,停在了人行道上,不知是在想些什么。不管他想什么,肯定都与自己无关吧。


Dito一步一顿地走出公寓楼,他是从来不会回头的人,即便几十年后再次回到家乡,他也不会再住在原来的街区,而是选择住在城市的另一头。

但是此时此刻,回头看一眼的欲望太过于焦灼,即使他们之间什么都不是,即使或许永远不会得到回应,如果只是回头看一眼,就看一眼,总没什么关系吧。


Dito停下脚步,转过身望向熟悉的阳台,公寓楼里不允许抽烟,于是他们经常在那儿抽。


半裸的Dan站在那儿,正叼着一只烟望着他。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撞。Dan快速地转过身,假装若无其事地倚在栏杆上继续抽烟。他以为自己把感情隐藏的很好,他没想过会被发现,更没想过会得到回应。


Dito咧开嘴笑了起来:“Dan!Dan!”他在楼下大喊。


Dan挠挠自己的卷发,转过头有点恼怒地盯着楼下的人。Dito笑的有些变形,棕褐色的眼睛摸了摸自己鼻子,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Dito不知怎的就想起了《罗密欧与朱丽叶》,他望着Dan,记忆里罗密欧的对白涌向舌尖:


“是爱情,在鼓动着我的心,

我借予它双眼,它便将我指引到你身边。

我不是水手,

但倘若你在那辽远的海的那头,

我愿为这珍宝冒险。”*


作家真是肉麻啊,Dan吸了吸鼻子,把半截已经摁灭了的烟扔向他,Dito也不躲开,只是冲着他笑。


“上来,你这个罗密欧。”


Dito从来没觉得三层楼的楼梯有这么高,当他终于爬上去时,Dan已经不在阳台上了,房门敞开着。Dito推开虚掩着的门,Dan正站在客厅里,背对着门的方向。


Dito关上门,低声说:“如你所愿,我的朱丽叶。”


Dan转过身来,眼睛一时不知道该往哪儿看,明明两个人都已经做过很多次了,赤裸相见已经是家常便饭,但是……


半晌,Dan支支吾吾地蹦出一句话:“我也应该是罗密欧才对。”


Dito“噗嗤”笑了出来,他走过去把他拉进一个拥抱里:“那我们就是罗密欧和罗密欧了,我大概可以写本书,你要不要考虑做个音乐剧。”


Dan把手伸进Dito的夹克:“你是不是又穿错我的衣服了。”


“以后会经常穿错的,你习惯了就好。”


END


---------------------------------------------------------

附:

《罗密欧与朱丽叶》原文(罗密欧站在阳台下与朱丽叶的对话,文中翻译是我自己演绎的版本,跟原文完全没法比orz)

ROMEO

By love, who first did prompt me to inquire;

He lent me counsel and I lent him eyes.

I am no pilot; yet, wert thou as far

As that vast shore wash'd with the farthest sea,

I would adventure for such merchandise.

——"Remeo and Juliet" William Shakespeare


(个人认为这里的merchadise并不是物化女性,而是因为莎士比亚的时代航海风险大耗时长还容易死人,一般都是为了盈利很高的商品,所以这里是一种比喻。)

--------------------------------------------------------


一个炮友成恋人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这一对wwwwww

放一张椰子太太视频的截图,阳台害羞Dan和路边傻笑Dito




Dito和Dan那么这个CP就叫脱单好了【不是

请不要和他们学习随地乱扔烟头的坏习惯lol



【授权翻译】雷雨天

原文: Thunder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62680

作者:Sircheekbones

授权可见原文评论,请大家给原作者kudos~


CP:科学组铁绿(有互攻暗示?)

小甜饼


--------------------------


轰隆!

 

又来了。可怕的声响吓得他在床上瑟瑟发抖。尽管雷声看起来是完全无害的东西,他还是很害怕。他蜷缩成球形,脸埋进双手里。他觉得自己真是傻透了。他,在这儿被吓得几乎歇斯底里,仅仅是因为这点声响。而他,又恰恰是一个有能力变成“巨大,绿色的愤怒的怪物”的人。只有一个人能使他平静下来。谢天谢地,那个人就在走廊那头。

 

布鲁斯裹着毯子缓步走过走廊,因为尴尬而满脸通红。他敲了敲门,就在这时,又一阵雷声响彻史塔克大厦。恐惧在他的身体里蔓延着。门开了,他那充满恐惧的眼睛对上了那双平静的棕色眼睛,托尼站到一边示意布鲁斯进来。托尼一言不发地关上门,然后拉过他给了他一个拥抱。布鲁斯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没事的,”托尼贴近他的耳朵小声说,“你没事的。”

 

“谢谢你,”布鲁斯头埋在他的肩膀里闷声说。他逐渐感觉好点了,直到闪电再一次劈了下来。托尼感受到布鲁斯再次陷入恐惧,便结束了这个拥抱,松开手。

 

“过来,你可以在这边过夜。”托尼拉着布鲁斯的手臂。

 

“真的吗?”布鲁斯任由毯子从他的肩膀上滑落。

 

“当然,一般来说我应该先请你吃个晚饭,但是,嘿。”托尼开玩笑地说,布鲁斯露出了微笑。

 

和托尼睡一张床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尴尬。他们俩并排躺着,托尼在两个人中间留了很大的空间。很快,布鲁斯把雷声忘干净了。托尼的床温暖又舒适,反应堆嗡嗡的声响使他很快进入了睡眠。托尼躺在床上,看着布鲁斯熟睡的样子。他看起来没有平时睡觉时那么平静。

 

大约一小时后,另一阵雷声隆隆地穿过天空。布鲁斯皱着眉头,在睡梦中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他把头靠在托尼胸前,双臂环抱着他的腰。托尼一开始有些紧绷,但当他看到布鲁斯终于平静了下来时,便放松了。他说他总是很生气,但是此时此刻的他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会生气的人。这天晚上,托尼终于能够睡着了。

 

*****

 

第二天早上布鲁斯醒来时,他和托尼的距离比他任何时候所奢望的还要近。他们紧紧地贴在一起,手臂环住对方,两个人的腿纠缠成了不可思议的形状。他抬头看看了托尼的脸,发现他也已经醒了,脸上带着笑。布鲁斯的脸 一下子红了。

 

“谢谢你,托尼。没有你的话,我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睡着。”

 

“你话太多了。”托尼回答。

 

“你什么意——”布鲁斯的话被嘴唇堵住了。

 

“喔。”当他们分开时,布鲁斯说。

 

“说得好,”托尼翻了个白眼,把他拉进一个更深的吻中。哇。布鲁斯感觉自己可能还没睡醒吧,这种事怎么可能就真的发生了。布鲁斯决定充分利用这个机会。他捧着托尼的脸,骑跨在他的腰上。托尼抓住布鲁斯的腰,把两人的位置调转过来。好吧,托尼的裤兜里这是个什么?布鲁斯心想。啊。喔。布鲁斯拉开两人的距离,难以置信地盯着托尼。托尼只是笑了笑,继续吻他。

 

那天早上,布鲁斯和托尼早餐都来晚了。如果有人注意到他们十分有趣的走路方式、他们凌乱的发型,或者他们两人早上是从同一个房间出来的这个事实,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就算有人注意到他们从此之后每天晚上都呆在同一个房间里,也不会有人谈论什么的。好吧,至少,不会当着他们的面说。


------------------------------------


原文写得超棒啊有些感觉实在是翻不太好QWQ

原文评论里有人说雷神助攻干得好hhhhhhhhh

为托尼的男友力和裹毯子博士打call

【授权翻译】流言蜚语

原文 The Rumor Mill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747514

作者: Kaitie

授权可见原文评论,大家可以去给作者kudos~


CP:科学组无差(偏铁绿)

教师AU,小甜饼

-------------------------------------------


“好了,别忘了你们的网站设计要在星期五之前完成。只有两天,同学们!不会有任何宽限。”

然而学生们有说有笑地走出教室,基本上忽略了托尼的每一句话,托尼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但是他并不介意,他还能依稀记得自己这么大的时候的样子。这些孩子都是好孩子,不管他们想让别人怎么想。托尼知道他教的东西,他们多少都学到了一些。

 

他看了看表,很高兴地发现已经是午饭时间了。他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走出教室。不管他有多喜欢这帮孩子们,午餐时间都是一天当中必不可少的休息时间。

 

托尼走到餐厅,看见肉卷和旁边的让人抑郁的蔬菜,他哀叹了一声。总有一天,他真得记着要自己带午餐。这倒不是说他自己做的比午餐生产线上的这些难吃的玩意儿更好,但至少他可以带个三明治或其他的什么东西,把自己从这些谜之难吃的肉食中拯救出来。

 

托尼厌恶地看着肉咣当一声被放进他的盘子,转身看到在他身后排队的布鲁斯微笑着说。

 

“今天还不错吧?”

 

托尼大笑着回答:“班纳博士,如果你这么想的话,那你待在实验室的时间可是有点太久了。”。

 

“可能真的就是你说的这样。你应该看看他们这周都想搞出什么幺蛾子来,”布鲁斯说,装做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就在你认为你已经掌控一切的时候……”

 

“天哪,我都不想开口说。不过我可是乐意和你的实验换的,我还得给一屋子青少年上网络历史课。我敢发誓没有什么比这更吓人的。不过我估计我以后得收回这句话。这些孩子们都能破解学校防火墙,教他们可真是麻烦……”

 

“没错。我根本不想看他们有的人在网上都搜了些什么。光是教这帮孩子就让我愁得头都要白了。”布鲁斯笑着摸了摸自己发灰的鬓角。

 

“不看就对啦。而且你不用担心,你这个样子越来越像个资深教授了。”

 

布鲁斯低下头,感觉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烫。“是的,是啊,更像疯子科学家。特别是当那些对自己成绩不满意的学生跟你说话的时候。”

 

他们终于走到队伍的尽头,在收银员那儿交了午饭钱。托尼转过身,正准备问布鲁斯他想不想和他一起去教师就餐区的时候,一群高年级男生从他们身边走过。

 

“噢哦哦哦哦哦~”其中一个喊道,他身后的同学爆发出一阵哄笑。

“是啊,噢哦哦哦哦哦~”另一个孩子又喊了一遍。

 

托尼张开嘴,准备警告一下他们,或者让他们课后留下,但布鲁斯抓住他的胳膊拦住了他。

“算了吧,托尼。现在是学期末了,你知道他们会有什么下场。”他咕哝着,避免和任何人对视,紧接着他从托尼身旁溜走,匆匆赶回了实验室。

 

托尼好奇地看着布鲁斯离开的身影,心里很奇怪他为什么会因为几个毛头小子就乱了阵脚。他把这一切归结为学年末的压力,和学生们一样,他们也是深受其害。托尼耸了耸肩,开始吞下那难看又难吃的饭。

 

 

***

 

 

托尼并没有把这件事当回事儿,直到第二天快要下班时,布鲁斯在他最后一节课的时候路过,来问他一个问题。

 

布鲁斯的头从门口探了进来。托尼问道:“班纳博士!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吗?”

 

“我猜是的。”后面几排有人窃笑着说,他的同桌也笑起来。托尼看见布鲁斯发现了那两个窃窃私语的人,随后把目光投向了地板。

 

他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下课铃就响了,学生们收拾好书包,喧闹地走出教室。布鲁斯慢慢地退出了教室。

 

“别在意,我——以后再说。”他结结巴巴地说着,随后消失在拥挤的走廊里。

 

托尼回到教室,指了指那两个引起骚乱但还来得及跑掉的人。“你们两个,给我坐下。”他命令道。

两人紧张地对视了一下,然后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

 

“好吧,这到底是什么鬼?”他问到,整件事完全激怒了他。

 

“你是指什么,史塔克先生?“第一个挑事的学生低声说,装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

 

“别跟我玩这个,”托尼厉声说。“一分钟之前,你显然有话要说。你们都觉得很好笑,我也想知道这个笑话。笑话班纳博士,你们就开心成这样了?我不需要再提醒你们一遍吧,他是一个老师,他值得你们的尊重。“说完这些话之后,托尼双臂交叉着站着,怒视着这两个已经紧张到坐不住的人。

 

“老兄——”他们中的一个开口。

“现在不是跟我称兄道弟的时候,斯宾塞先生。”托尼几乎咆哮起来,他的耐心几乎到了极限了。

 

这孩子倒吸了一口气,然后举起双手表示投降。“好吧,这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稍微戏弄他一下。你知道的……他的一些学生一直在说……”

 

“我显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你说说吧。”

 

“呃……”孩子结结巴巴地说,求助地看向他的朋友,想要找个什么方法来避免回答这个问题。

 

“现在就说,或者你可以在留在这儿慢慢考虑你的答案。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然我也很少记错,你们是少数没有被留下过的人。”

 

“我的天哪,好吧。”另一个人一口气说了出来,“那是因为他总是在提到你,或谈论你正在做的项目,当他路过你的教室的时候他总是会看你。所以每个人都取笑他无可救药地爱上你了。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托尼瞪大了眼睛,完全呆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吧,呃,谢谢你,”他终于设法说出了点什么。“那么,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要记住,班纳博士也是一个有感情的人,这并不应该被嘲笑。明白了吗?”

 

“明白了。”两个人喃喃地回答,然后匆匆起身一溜烟跑出了教室。

 

托尼若有所思地整理着自己的东西,心里想着孩子们刚才说的话。他不确定这一切是否只是孩子们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还是的确有点真实成分。如果真的是这样,要么就是布鲁斯在他身边的时候一直藏得很好,或者是他自己太大条了。不管怎样,这确实给了他一些想法。

 

他走向停车场,看见布鲁斯正准备上车。

 

“嘿,布鲁斯,等一下!”他喊道。他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但他想确保布鲁斯没事,没有因为那天发生的事情感到尴尬。

 

“什么事?“布鲁斯说,转身靠在车上,等待托尼一路小跑赶过来。“你需要什么吗?”

 

“不是。呃,是的。我只是想来看——”

 

他们又一次,被几个晚出来的学生打断了。

 

“你们俩为什么不亲一个呢?”有人大声喊道。

 

布鲁斯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转身企图钻进车里逃脱,很显然他忍受这种嘲弄有一阵子了。还没等他钻进车里,托尼抓住他的胳膊阻止了他。托尼先是盯住那几个起哄人,然后他转向布鲁斯,搂住他,把他拉近。布鲁斯还没反应过来,托尼的嘴唇已经触碰到他的嘴唇了。

 

学生们目瞪口呆,托尼结束了这个吻,瞪了他们一眼把他们吓跑。他知道明天就会传开了,但现在,他感觉棒极了。

 

“托—托尼。”布鲁斯结结巴巴地说,一脸惊讶。“你不应该这样——”

 

“你不想让我这么做?”托尼问,稍微地挑衅了一下布鲁斯。他必须得知道另一个人的真实想法。

 

“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布鲁斯拖着声音,尴尬到没法说完他的话。

 

“我完全不知道,说实话。”托尼解释到,“你应该说点什么的。”

 

“啊,是啊。”布鲁斯喃喃地说。

 

“什么意思?”

 

“你能想象我约你出去吗?我不是很会说话。而你是……你。”看着托尼脸上的表情,布鲁斯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是我?

“是啊,你是你。你是每个学生都喜欢的‘超酷老师’。你特别自信,似乎什么都不会引起你的注意。基本上与我相反。我觉得我根本没有机会。”

 

“异性相吸,你不知道吗?”托尼咧嘴笑着说。

 

“你知道吗,我以前听说过这种说法。”布鲁斯说,他开始不那么尴尬了。

 

“那么,这样的话,你今晚干什么?想不想一起吃个晚饭?”托尼问道。

 

“呃,好,当然了,”布鲁斯回答道,他焦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好极了。我们得谈谈明天怎么对付他们。如果说之前的流言蜚语只是一阵旋风,我敢肯定明天他们都得真疯了。”

 

布鲁斯哀叹了一声,把头埋进双手里。“我连想都不敢想。我明天可以打电话请病假吗?”

 

“这个嘛,”托尼故作严肃地说,“倒不是不可以,但他们可能会以为,你晚上去了我家,今天爬起不来了。你知道,就是太累了或者……”

 

布鲁斯睁大眼睛盯着他。托尼大笑,轻轻地推了他一下。“好啦,会没事的。再说,你现在可以和学校里最帅的人约会了。”

 

布鲁斯翻了个白眼,露出微笑。“对,这就是我,活在美好的少年幻想中。”

 

“好啦,我们走吧。我觉得我们今天都已经受够了这个地方了。然后呢,晚饭的时候你可以告诉我,你在课上都是怎么说我的。”托尼打趣道。布鲁斯摇了摇头,托尼笑了起来。

 

“我真的不觉得我有这么明显啊。”他低声咕哝着。


-------------------------------------


超甜了wwwwwww

因为意译比较多,所以细节和原文难免有出入,原文很好吃的!

这篇翻译的AO3地址→ 这里

求问,大家去slo的话,感觉什么样的无料能让你吃下新cp呢?


(图源见水印)

∠( ᐛ 」∠)_

【科学组】唯一

CP:科学组无差

短一发完

-----------------------------


布鲁斯一直以为他是唯一一个能够接受浩克存在的人。


他不喜欢浩克,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能接受他。


一开始是无休止地憎恨和对抗,伴随着血、眼泪、和那颗永远打不死他的 子弹。最终他学会了和另一家伙和平相处。加尔各答是个好地方,他在睡不着的夜里跳进海中,让另一个家伙出来。大家伙很喜欢和海浪搏斗,顺便砸碎海底的暗礁。这也算是帮助了别人吧。


可是布鲁斯没办法喜欢浩克,他怎么可能喜欢浩克呢?他原本可以一直做一个科学家,做自己感兴趣的项目,发表一些论文,到大学去做讲座,就这样安安稳稳地过一生。

那的确是场意外,但是这场意外连带着这个绿色的新生巨婴,完全毁掉了他的原本的生活。


直到托尼的出现。


托尼直视着他的眼睛,赞美他的研究,赞美他身体里的另一个家伙。他能感受到浩克在笑。

托尼就像是他儿时不断祈求上帝派来拯救他的那个天使,闪着耀眼的光,突然就闯进了他的世界。


可是现在的布鲁斯早就不相信命运了。

那就只是一句客套话而已,他这样对自己说。


但是,托尼永远是在他变回来的时候第一个来到他身边的。托尼会递给他毯子和水,布鲁斯压根不知道他是从盔甲的那个部分变出这些东西来的。托尼很少谈及浩克,布鲁斯不说,他也从来不问。而每次结束战斗之后,布鲁斯不问,他也从来不说。


每当布鲁斯问起另一个家伙有没有造成什么破坏的时候,托尼总是会说浩克是如何挡住了攻击,怎样保护了队友。托尼告诉他浩克拖住了敌人,让民众有时间撤离。托尼甚至告诉他浩克是如何用身体挡住了落下的石块,救下了一条惊慌失措的小狗。


托尼说这些的时候,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

就像是一个普通人,看着另一个普通人的眼神。


托尼用电笔戳他,指挥笨笨用灭火器喷他,甚至把咖啡洒在他身上。托尼为了抢他手里的平板,抓着他的胳膊,故意哈气在他的脖子上。两个四十出头的人,竟然嘻嘻哈哈地闹了半个小时。


托尼从来不问自己是否信任他,托尼只是说:“你需要放松,一切都很好。”


而当他把反浩克装甲的图纸交给托尼的时候,托尼几乎是带着几分怒火的。他是质问布鲁斯为什么要答应神盾局的要求,做一个这样的东西出来,他不认为浩克需要任何“防护措施”。最后托尼还是妥协了,维罗妮卡安静地挂在天空中,一颗只识别他们两个人的指令的星星。


布鲁斯坚决反对托尼亲自实测反浩克装甲,托尼不应该冒这个险,但是托尼这次出乎意料的坚决。他们最终没有进行什么实测,当布鲁斯把大家伙放出来的时候,Mark44给了浩克一个拥抱,然后他们用剩下的两个小时一点儿不人道地毁灭了一个废弃矿山。


轮到布鲁斯下厨的时候,他一边切着土豆,一边听着克林特和娜塔莎在斗嘴,史蒂夫在请教贾维斯如何使用推特,而托尼凑过来,问他需不需要帮忙。


他嫌托尼笨手笨脚,打发他去摆餐具。

餐桌上传来勺子和盘子叮叮当当的碰撞声,布鲁斯无奈地摇头笑了笑。


一瞬间,仿佛他觉得自己曾想象过这个场景,一个完美的,幸福的——




后来的某一天,布鲁斯在清晨走进实验室。


桌上放着一支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玫瑰花,很新鲜,还沾着露水,插在 一个锥形烧杯里。不过,鉴于实验室只有两个人有权限进入,也不难想出是谁放在那儿的。

锥形烧杯底下,压着一张手写的字条。

“我喜欢浩克,因为他救了你的命,让我能有机会遇见你。然后他又救了我的命,让我能一直陪在你身边。”


“浩克喜欢铁皮人”低沉的嗓音在他脑海里回响着。

布鲁斯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布鲁斯并不是唯一一个能接受浩克存在的人。

而托尼是唯一一个喜欢浩克的人。


他拿起玫瑰,笑着嗅了一下,新鲜的玫瑰花闻起来浓郁得有些刺鼻,但它是香的。


“我知道,”他回应着脑海里的大家伙,“我也喜欢他。”


或许从一开始,他就应该相信命运。



-------------------END-------------------


诶,翻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写的草稿

大概就是没有一见钟情的科学组,慢慢发展出感情的故事?

算到今天大概开始写科学组正好一年

好爱他们QAQ

谢谢大家对意识流写手tiger的不离不弃

第二个年头也会努力用爱发电的


【科学组】吃醋


CP:科学组铁绿


警告:如果您萌铁all铁,本文轻微diss 铁all铁,可能会引起不适。如果您很雷铁all铁,本篇涉及对一点铁all铁的(并不是现实的)描写,可能会引起不适,非常抱歉orz


------------------------------------------------------

正文走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044302









-------------------------------------------------------------


文中带*为致敬他人作品

跳舞图为岚大画的《布鲁斯的人马》封面

亲XX图为 日本太太的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anga&illust_id=35058392

试管梗 LGmarried 的 Try

白袍梗 冥色的作死 里面的制服幻想

紧急求助梗 冰冷情热by废柴阿情 → 随缘


注:同人的定义并不只是CP,基本上就是非商业的、只是为了分享给有同样爱好的人的原创作品的统称。 所有的术语都是我瞎编的不要信(。・∀・)ノ゙